网站首页 / 政协蒙城县委员会 / 漆园古今

蒙城鏖战记

阅读次数:24784 作者: 耕野 发布时间:2023-06-22
[字体:  ]

    按:在抗日战争时期,由国民革命军第五路军政治部编辑出版的《全面战》周刊,于1938年11月2日第44期终刊中刊载有《蒙城鏖战记》一文。本文详实地记述了1938年5月7、8、9日3昼夜,周元副师长率领国民革命军第五路军一〇三三团抗击侵华日寇、血战蒙城的悲壮事迹,展现了战役的全过程,具有弥足珍贵的史料价值。

    此原文刊发,以期读者对此战有较全面了解。

 

    我们畏难而求苟安,怕死而偷生,怎样对得住国家和民族?怎样对得住为国牺牲的先烈?不愿做亡国奴的同胞们,快向着民族解放战争的大路,踏着先烈的血迹前进!

    一、蒙城风景线

    蒙城,听说为了纪念吕蒙的关系,是没有建筑关公庙的。城边流着一条大涡河,城墙看起来是不甚坚固的,但街上到处颇整洁,本地人县长葛云龙看起来也颇能干。在那里,也有同仇敌忾的红枪会。

    淮北的宿县、阜阳、蒙城,这一带都是平原地,这大平原地带的作战,在我们物质装备不如人,地方广阔,无险可守,这中间的困难,是不言而知的!

    然而淮北大战终于开始了,静静的淮河和涡河,在五月美丽的夏天,是因为敌人的攻击而怒吼了。敌人的炮声,震破了寂静的夏夜,摧毁了万千户素爱和平的人家,这满长青绿高粱和金黄麦子的田畴,将全变为一片焦土。

    蒙城,显然已经不是平静安全的地方!

    二、淮北作战的形势

    打通津浦线是敌人最大的理想,争取徐州是敌人唯一的目标!日寇已伸出魔手,张着血口狰狞地便向我们扑过来!

    敌人的主力这时是集中在蚌埠,怀远也有些小(股)敌人。就交通而论,由蚌埠经固镇、宿县,乘津浦铁路而直达徐州,这是最便利也是最近的,这是大战的正面。所以沿着这正面的一线,我们构筑有很坚固很完密的工事,布满着大兵,横成一道像铁一般的长城!同时,由怀远还有一条不能通车的汽车路可达凤台,可达蒙城,由蒙城也可迂回徐州,这是侧面,在这侧面有被敌进攻之可虞,这也是我们廖总司令①早就注意到的。所以在田家庵、龙亢、界沟一带,我们也构筑着工事和布置兵力占领据点。

    在怀蒙公路上,我(们)虽控制不少兵力,但廖总司令仍放心不过,于是特命高级参谋张众佩,参谋王汉昭、梁学干,携带大批的款星夜飞到蒙城去侦察地势,构筑阵地和发动当地民众武力。

    蒙城,因为我军的活跃,渐渐变成了一座铁的城墙!

    后来,淮北大战爆发了,敌果不敢由蚌埠经津浦铁路向宿县进攻,这方面它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!敌人向怀远进兵,侧向蒙城攻击,廖总司令奉李司令官②和白副总长③在徐州的命令,便驻在宿县的正南,介于上述正、侧两面之中的桃源集的吕庄,坐镇作战。

    我们便这样的(地)控制着敌人,把敌人兜堵!但战线是很辽远,正面是很广阔的,又是一望无垠的平地。

    三、奉命把蒙城死守

    淮北大战将要开始,敌机不绝的(地)飞向蒙城侦察,显然的,这已看出蒙城是快要被敌人进攻的地方。后据密探的报告,敌人的兵力多由蚌埠向怀远移动。果然,在怀蒙公路上连续发生遭遇战了。

    敌人利用其机械化部队的优势:飞机、大炮、战车、唐克④、汽车、骑兵,像疯狗般的密向我军阵地袭击、猛冲,怀蒙公路上的大战,便于是乎开始。敌人的唐克被我们的战车炮击倒了几辆,杀死一位坐在车上送命令的参谋,这是敌第十三师团长茯州立兵部下的。我们因此得更确知的敌情:敌是决定由蒙城这侧面出永城而分袭砀山和萧县,迂回徐州的!

    因此,蒙城,这据点是敌我所必争的地方!那么,什么人去镇守蒙城呢?我想这是大家所急欲知道的吧。

    我首先得介绍的,奉廖总司令和贺师长⑤的命令去镇守蒙城的不是别人,而是在沪战曾受伤不退,仍负伤指挥,因而获上峰明令晋升一级,赫赫有名的中将周元将军。

    周元是 XXX(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8军173)师的副师长,字凯之,广西明江县人,幼年为广西龙州学兵营入伍生,后入南宁军校高级班肄业,历充各排、连、营、团长等职。他勇敢,有胆识而善战。他是率领一〇三三团凌云上的那一团队伍,凌团长和第一营营长贾俊优,第二营营长李国文,第三营营长蓝权,都是能征惯战的,全团的官兵,人人奋勇,早就摩拳擦掌,准备厮杀,杀个鬼子他死我活了!

    廖总司令五月七日再给周元副师长一个虞酉⑥特急的电报说:两虞申电悉,仰督率所部固守蒙城,万不可失!务率各官兵沉着奋勇力战,为本军增光荣,切不可慌张,官兵宜疏散,以减少死伤,并切实瞄准,发扬火力!

    蒙城,这样的调兵遣将,算是深庆得人的。

    四、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

    当我军进抵蒙城,便觉得城墙太过单薄,不堪敌人一击,于是周副师长和凌团长便决定对附近城郊七八百公尺处并选据点,构筑工事。同时又派探向怀远方面侦察,并派别动队向王家集方面警戒。敌人在五月七日八时约有三千多人已冲破前面各线,进抵蒙城三十余里。向城作大包围姿态。我军这时已严密警戒准备袭击,十三时卅(三十)分,敌的装甲车、骑兵二百余、步兵八百余,果然蜂拥而来。我军别动队和第五连即在北门外小北街东北约千公尺处,把敌迎头痛击。这时敌骑、步兵虽以自动步枪向我猛冲,但我官兵沉着应战,当毙敌骑二十余,步兵四五十名,我方亦伤亡二十余。十六时左右,敌后续步兵赶到与敌骑兵调换,向我攻击,其骑兵即沿涡河上游前进,敌炮此时开始向我猛烈射击。十九时,敌步兵三千余已扑抵附城以北地区,据探报:沿涡河北岸超过蒙城十余里之敌步骑二千余,已抵李楼附近渡河,转过南岸。我军因转饬防守西北门外之第一营准备袭击。这是第一日敌我战争之经过。

    八日拂晓,敌果将我西门外阵地包围,向我猛攻了。五时左右,于东南门外约三千公尺处复发现敌步、骑、炮约三千余,战车卅余辆,以密集队形向我节节进迫,及至距我约千余公尺时,我军步兵炮连即开始向敌射击,毙敌四五十名,这是(时)敌已展开,向我猛扑,至相距五六百公尺,我步兵开始射击。七时卅(三十)分,敌已将蒙城四面包围,开始炮、空联合向我猛攻。计敌炮卅(三十)余门,飞机四、五架,自晨至暮,更番向我阵地轰炸。自七时起至十七时止,敌向我炮击约五千余发,我各方防守部队在城郊阵地与敌肉搏六七次,直至十八时,我军已伤亡相当惨重!

    周副师长齐巳电报告:由齐晨至巳前后发现敌五千余,经将我四面包围,攻击猛烈,炮声不绝,我主力仍在城外抵抗!

    齐酉电又报告说:四面之敌约五千人与我激战一昼夜,敌于炮空掩护下屡向我突击,互争西南门各要点,血战终日,尤以炮炸甚烈,我伤亡过重…….

    晚十时许城墙已被敌毁了十余处,我军奋勇抢修,但我因无炮兵,而敌炮却能推进很近,猛烈轰击,以致城屡修屡塌。这时,南门外我军又被敌冲为数段,将我内外联络切断,南门外房屋亦被敌占。周副师长即命东门附近之第八连向敌冲锋,企图收复南门外被占房屋,而解南门之围。虽一度被我收复,但敌众我寡,而我军伤亡过重,该处房屋又陷敌手。自是以后,敌更以炮兵向我南门城洞和城墙集中轰击,城门连中三十余弹,重机枪十余挺则不断向城垛扫射,这时南门口工事已被炮毁十分六七,我方士兵抢修,敌无法进入,但城顶守兵已伤亡过半。敌乘我守兵于猛射之际无法抬头,乃攀城而入,冲我阵地。我军以手榴弹和刺刀杀敌百余人,其已冲入城内者不过十余人,在我四处堵截,大施搜索之后,该敌全被我杀毙,南门防务,始较前好转。

    西门外街道之战况,比之南门,激烈得多!在八日十五时,敌步兵百八十余曾冲至西北城角,企图登城。当时贾营长率领第一连向敌反攻,经我十七名英勇士卒和敌肉搏,卒将敌击退,且追击至七八百公尺以外。这时这方面之敌狼狈不堪,本可一举歼灭,但我人数过少,不可穷追,乃在该处布置阵地,继续抵抗,西北城角之危局,亦因以挽回。入夜,西门外阵地之争夺战复越激烈,敌以四百余之众猛攻北街,我更以百余人左右与之肉搏,西门外街道虽五度失陷,仍能失而复得,直至九日拂晓,仍在我军手中。

    小北门外以西的街道,敌以数百名冲入,经我五、六连的勇敢抗战,在街道内巷战,彼此肉搏数次,卒将敌杀退于四百公尺以外。

    东门外之战况,敌于八日十二时,虽向我两次猛冲,但均经我肉搏将敌杀退。

    经八日这一天猛烈的抗战,直杀得敌人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炮声惊天,喊声震地,这是敌我争夺的第二日。我军在晚上计算弹药已消耗了不少,周副师长再下命令:敌来百公尺以外,尚勿射击!应将所余手榴弹准备,待敌冲到二十公尺时即投弹轰炸,并开枪射击,向敌猛扫,再用刺刀,则敌决难逃命!果然,敌遭受了重大死伤!

   九日早,廖总司令再给周副师长一急电:顷奉司令长官李、副司令长官李⑦电话,务需确保蒙城,希凯之努力逆袭,速将进城之敌驱逐!蒙城关系极大,千万要极力沉着防守,XX 两部已飞电即可驰援,必能解围…… 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五月九日,这沉痛的一天,战事更烈!

   敌炮数十门,天方亮便向东、西、南三个城门及城顶猛烈轰击,自五时卅分至八时二十分,已放二千余发。各方城垣附近又有敌千余名,以机关枪不断扫射,敌人的榴霰弹、碰炸弹⑧像雨点般落于城顶和附近,树林的枝干已为破片炸光,附近的民房更变为一片焦土!

    南门附近我们的守兵死伤很多。六时左右,敌更以大炮五六门专向南门射击,城门中四五十发,城楼崩塌,此间的工事如沙包、木箱、铁丝网,均被破坏!六时卅(三十)分,敌乘机攀登城顶,战车十余辆冲入南门,继续入了大队步兵。凌团长见时机危急,即以重机枪两挺对敌战车迎击,并抽较次要方面之兵来援,由各小巷抄出敌人背后混战,希望能将敌逐出南门之外!互相肉搏,激战最烈,手榴弹之声密如爆竹,我方人人均抱必死决心,奋勇百倍,在这一小时内,敌伤亡不下五百余人!

    南门城内各街道是在混战了,凌团长率领特务排和别动队鏖战在各街道中,这时敌的战车和骑兵已在横冲直撞。因混乱之中,又指挥不易,八时,东、南、西三面城顶已布满敌人,其步兵大部队又续冲到城中十字街心!

    这时防守北门之第四连及第一营一部即向街中冲锋,以期保留北门一角。在十字街和敌肉搏且冲至南门,但因敌众我寡,弹尽援绝,伤亡惨重!

    五、流最后一滴血

    八时二十五分,敌人的战车三辆已冲到距小北门约百公尺的地方来,快要到我军的指挥所来了。周副师长和凌团长再率所有残部肉搏。怎奈敌战车十余辆已到街中,各街道均在混战,指挥已不容易。

    周副师长决定殉城,将拟一电稿,但稿未竟而敌大部已至,该团的无线电每日虽在敌炮、空轰炸中仍可通讯的,但这无线电站也被敌占领了。

    八时四十分,凌团长率统第二营营长李国文、第三营营长蓝权,并残部百余人,枪七十多枝随同周副师长冲出小北门,右转弯沿河边街向东冲出,杀出条血路,但当时敌四面截堵,步炮猛烈射击,敌机四处投弹,我官兵前仆后继,始冲破数度重围!至距城三十里敌仍以骑兵追击,我军且战且走。

    周副师长因遭敌猛烈射击,闻在离城数里后已负伤逝世!蓝营长因腿部重伤不能行动,仍用手枪杀敌十多名,始用刺刀自尽!李营长亦经殉职,贾营长率团部直属部队并各营残部在城中巷战,直至九日夜半,犹在肉搏,全团官兵无一投降,虽经敌人以枪刃射击,用火烧房屋,仍不屈服,最后大都作了光荣的烈士!但能力战突围脱险归来的也有三百多人。

    凌团长和XXX师的梁参谋,幸得冲杀归来。五路军这一部分英勇的战士,算是对得住民族和国家了。这一场的鏖战,敌也死伤了三四千人!

    因为运输困难和交通阻隔的关系,在蒙城失陷的后一天, XXX 和 XXX 两师始赶到来增援。

    六、光荣的战死 

    蒙城将士殉职的消息传到了吕庄,廖总司令和全集团军的同袍,表示着万分的哀悼。

    听说殉职的将士,政府都有优厚的抚恤,后来在广西桂林还开过盛大的追悼大会。周副师长在舒城结婚的杨健籓女士,还有一副哀挽:

    几百回苦战沙场,夺回台儿,周旋皖浙,甫生离,成死别,此恨绵延,泉壤有知,料难忘未报国难,待收领土。

    数千里奔丧岭表,间关武汉,跋涉衡湘,重公义,为私恩,备当险阻,团圆无福,复牵累一双兄嫂,垂老慈亲。

    周副师长死时才四十三岁,李、蓝、贾三营长也皆青年英俊,设天假以年,前途正未可量!不过,战士的热血不是白流的。我们成千成万不愿做亡国奴的同胞,正在向着民族解放战争的大路,踏着先烈的血迹前进!